非常因素扰动全球,大宗如何管好“钱”?

2022-03-17
在2022年第一季度里,尤其是二月底以来,国际大宗商品市场波动剧烈,甚至出现极端行情,各类大宗商品价格普遍走出了一条波澜壮阔之路。


01.jpg
三月以来,伦敦布伦特原油价格触及近十四年高位,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升至历史最高水平。有色的行情更是让人“看不懂”LME镍价3月7日~8日一天暴涨近2.5倍,当日创下史无前例的10万美元记录,甚至逼得LME不得不“拔网线”——暂停镍交易。3月16日恢复交易后的镍虽然一度跌停到停牌,3月17日同样开盘跌停,但比起年初依然涨幅巨大,着实上演了一出“妖镍”行情。除了镍和油气,其他有色品种虽然没有表现得这么波涛汹涌,但也多有上涨,“铜博士”更是一度创下新高此外,黄金、农产品等大宗商品价格最近也大幅上涨。
1.jpg
3月7日到17日开盘的“妖镍”行情
(来源:新浪财经)
价格飞涨至3月15日左右,部分商品出现大幅回落现象,但依然保持高位震荡。那么这一轮大宗的剧烈波动,背后有何逻辑支撑呢?这可以从短期和中长期两个角度分析。
02.jpg
从短期来看,近期市场最大的“黑天鹅”莫过于俄乌局势。其带来的对未来悲观预期,导致市场的恐慌情绪蔓延,涨幅之冠的镍,便可以说是恐慌情绪的最大“受害者”,其他有色的大涨,也与之牵连甚密。
2021年,俄罗斯镍矿产出占全球镍矿产出比例约9.3%,俄镍产量占全球精炼镍产量的比例甚至超过23%。受近期局势影响,一旦俄镍因遭受制裁不能正常运输,对全球镍供应链的影响可想而知。不过一天2.5倍的“妖镍”行情,则涉及到过度投机带来的逼仓。
111.png
短期的恐慌情绪只是推手,大宗价格主要决定因素还是基本面,依然以镍为例:由于全球电池需求的暴涨,全球镍库存下降至历史低位水平,再叠加局势动荡带来的恐慌情绪,全球镍价的大涨也就不足为奇了。再来看铜,在海内外多重利好提振下,铜需求量未来或将进一步上升。但目前全球铜库存与库存消费比均在历史低位,因此供应压力将对铜价形成支撑。与此同时,全球通胀持续高企,也给本已火热的大宗市场添了一把柴。
但大宗商品所遇到的阻力也不容忽视,并且这些阻力的作用正在显露出苗头:首先,俄乌局势一旦放缓,将减缓市场对于供应的担忧进而抑制大宗价格;其次,虽然全球正在逐步放开人员流动,但疫情并未结束,其短期复发带来的封锁对大宗需求将会产生不利影响;第三,如果通胀持续高企,将使得全球加息速度上升,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经济增速,进而对大宗价格起到抑制作用。
图片03.jpg
大宗价格剧烈波动对经济的影响不可小视。目前国内疫情已经出现了反复的苗头,经济“稳增长”遭遇空前压力,一旦上游大宗价格长期处于高位,对中下游的“虹吸效应”会导致本已承受经济放缓的各行各业遭遇更大压力。
首先,上游大宗原材料的上涨,必然导致中下游行业成本的上升。对于竞争激烈的行业企业而言,如果不能及时消化增加的成本,就可能导致利润下滑,甚至亏损。去年以来,因上游涨价而艰难生存的行业企业如同过江之鲫,一些中小企业甚至因为原材料涨价导致生产成本过高无奈停产。而近期,某上市公司为了稳定市场信息,发出了“上游大宗涨价对成本影响有限的公告。”显然,这时候发这样的公告,最大的作用在于稳定投资者信心。
1647566809160869.jpg
其次,即使中下游行业企业本身较为强势,能够通过各种方式将原材料上涨增加的成本转移给社会。例如,近期油价大涨,已经带动了下游能化产品的普涨,可想而知,与此相关的终端消费品涨价是大概率事件,最终买单的还是普通消费者。最近某著名新能源车企三天内连续两次上调产品价格,便是上游核心原材料大涨(电池的原料碳酸锂一年从5万狂飙到最高50万)带来的成本上升,最终向终端传导的典型案例。
由此可见,大宗价格不但关系到经济的健康,也关乎每一个人的钱袋子。面对大宗价格持续居高不下,企业和政府都应当采取必要应对措施,最大程度降低其对经济社会的冲击。
04.jpg
作为规则的制定者,政府面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剧烈波动,首先可以采取保供稳价的策略,例如2021年的两轮国储投放,对稳定国内有色价格起到了“定海神针”的作用;而对于明显超出正常生产需要的大宗投机炒作,则应坚决打击,毫不手软。例如2021年煤和铁矿石,都有通过政策成功打击炒作,平抑价格的成功先例。
1647566859718960.jpg
作为企业而言,首先应该做到理性生产,结合自身的市场地位以及对原材料价格承受能力制定生产方案,避免因原材料价格剧烈波动而影响资金流动性。与此同时,还要合理运用套期保值策略对冲风险,而不是把套期保值本身做成风险,更不能借套期保值之名行投机之实。并且,越是在行业内具有一定地位和影响力的企业,越是要强化风险意识,保持对市场的敬畏之心。
总而言之,企业要采取积极措施合理经营,规避风险,政府则要在有效调控的同时,打击各种过度炒作,对于存在再生价值的大宗商品例如有色金属,则应该积极引导发展再生市场,多管齐下,保证将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对经济社会的冲击降到最低限度。
(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删)


推荐新闻